:::

東亞劇場拼圖《隱形城市-三城記》

演出時間
2019/8/17(Sat. )2:30PM、7:30PM 2019/8/18(Sun.)2:30PM

演出地點
實驗劇場

兩廳院Asia Connection 計畫

兩廳院長期累積國際網絡,觀照表演藝術未來發展,深感歐亞間持續性交流對於創作之必要性,因此藉由兩廳院Asia Connection三年計畫,連結亞洲盟友共創藝術的新語彙,並期許成為歐洲夥伴探詢亞洲創作力的主窗口,以「We Art Together」的力量展現表演藝術的新未來。

2019年為首屆出發,以「戲劇」為主軸,舉辦Asia Connection論壇與東亞劇場拼圖展演,邀請日本、韓國、東南亞地區的國際策展人共同參與分享與討論,串起亞洲藝術共榮圈。

劇場在亞際交流的向度:從「東亞戲劇交流計畫」到《隱形城市—三城記》

文╱鍾喬(差事劇團團長)

亞際「inter-asia」,顧名思義即「亞洲之間」的意思。強調的是一種:對等交流的流動狀態。一旦固化,則失去相互以世界為中介的「對話」情境。這是亞洲交流,在「去文化殖民化」語境下的核心命題。怎麼說呢?在「解殖」、「去冷戰」、「去帝國」須三位一體對待的「亞際」交流中,民眾的異中求同是解脫官式威權與國際霸權的不二法門。這在亞洲各國家或領域幾乎是不待明言的共識。

因此,「流動」成了當代劇場自我省察時的重要關鍵,也是劇場轉化為空間行動的重要想像。從這樣的角度出發,「台灣差事劇團」、「韓國釜山小劇場」及「日本福岡MMST」共同為亞洲交流,合組並建構了一個以工作坊交流及演出的平台。二○一六年以來,以「城市」為作品主題的劇場交流, 其策展理念放在:反思以城市現代化為根基的文化理念,釐清藝術至上或服務於市場, 作為作品創意的界線;這樣的,將競比能力視作藝術被殿堂化的考量,並生產出諸多文化商品的界線,提供我們發現:擊破諸多隱形的牆面,恰是讓劇場打破界線後,成為與民眾之間,最為日常的文化介面。

亞洲劇場連線是區域共同體在發生過程中,所產生的對話機制,既是「發生的」, 也是「現場的」,更是「當下的」!在區域對話的身體行動過程中,超越了個別劇場藝術家的參與,更有別於以國家作為單位的競比或動員。這樣的思維底下所形成的互動關係,是以參與者相互間的互動與對話,作為考量基點。藉此達成區域共同體的彼此關照與看待。這同時,也在這前提下,針對表演與觀眾間的互動,展開對話式的交流。亦即,不僅僅展現演出成果,而且在觀眾面前,將形成演出的方法與美學並陳於公共空間,即劇場中。而後,與現場觀眾建構對話關係。

如此,論及亞際「inter-asia」劇場與民眾(觀眾)的關係時,題外的聯想更有意思。這就讓我再次想起,魯迅在《野草》一文的提辭上說:

過去的生命已經死亡。我對於這死亡有大歡喜,因為我藉此知道它曾經存活。
死亡的生命已經朽腐。我對於這朽腐有大歡喜,因為我藉此知道它還非空虛。

如果,劇場之於民眾,是一種啟蒙的關係。劇場便已經不是劇場,而是講堂。因為如此,每一次交流後的表演,都是死亡後的新生。因為,戲劇處於亞際的流動狀態中, 對自身、對他者、對融入後演變為民眾的觀眾⋯⋯雖說,很可能就是稍縱即逝的覺醒與變身,延續的,卻是創造對話的平台,在梳理東亞記憶中,重新繪製另類的新亞洲文化藍圖。因為,這裡勾勒的亞際,並非金字塔的權力建構,基盤遠非在於成就上對下的穩固關係。所以,每一次劇場的發生,似乎都可比喻成:

死亡,因為曾經存活而成過去;腐朽, 讓我們知道並不空虛。

因此,對於死亡與腐朽皆有大歡喜!

以劇場開啟當代的亞際連結

撰文╱汪俊彥(劇場與文化研究學者)

朝鮮半島跨越對馬海峽抵達對岸的九州,曾經是東北亞的歷史移居流動的重要航線。九州作為日本明治維新最重要的發動起源地,維新三傑都與九州有重要的地緣關係。1876年朝鮮王朝與日本帝國簽訂《江華島條約》,釜山成為東亞進入「現代」世界的開放港口與租界。韓戰之時,釜山曾經作為南韓的臨時首都,瞬間湧入超過百萬難民。韓戰的爆發,亦改變了戰後臺灣的命運。

大多時候,我們想到福岡、釜山與臺北時,以日本、韓國與臺灣三個國家的整體想像,掌握三個地方名稱;但這次東亞劇場拼圖《隱形城市—三城記》,不是東京、首爾與臺北。在世界進入現代之後,國家成為了詮釋了集體、掌握公民、理解文化的核心單位,但也因為如此,歷史由國家來書寫,記憶則往往成為篩選後的展示。差事劇團所核心關照的「民眾劇場」,正是試圖持續堅持與面對現代性國家記憶之下與之外的記憶, 以及其產生的能動性。因為劇場的核心:「人」,幾乎成為與現代國家難以撼動的認同連結;「民眾」不同於「公民」,如果所謂的「公民」正是在現代性成為理解當代世界一系列標準價值的賦形(embodiment), 那民眾正是希望找尋在帝國、西方、殖民、戰爭、國家、種族分類等等之外,對話與批判「現代性」的生命伏流。在這個概念下,「隱形城市」指的不僅僅是城市中種種被隱形的社會狀態,同時更深遠地回應與指涉了歷史,並因而重繪東亞地理版圖。

所謂的亞際(Inter-Asia),在理論上, 指的正是回應世界在進入「現代」之後, 直至今日仍主導認識模式:「西方」。對於「亞洲」的認識,往往反而是建立在對於「西方」的對體與對照而成立,這一個在近百年來隨著武力、戰爭、話語而一躍而上的「西方」,輕易卸下了原本一時一地的限制,而化身為指導世界與文明標準的普世身份。「亞際」不只是說明地理上的「亞洲」,它不作為西方的對體,不是拒絕與歐美聯繫;相反地,而是立基於意識「西方」所造成的限制與問題(the problematic),例如戰後冷戰的臺灣人民感覺最親近的往往不是區域共同體的東亞日韓,不(可)能是隔海峽的中國大陸,不是至今仍模糊的東南亞,而是隔著太平洋的美國。亞際(Inter- Asia),亞洲間的連結,即不再視亞洲為想像單一的、文明同質的,由西方而生、由西方定義的大寫集合體;亞洲間的互訪,同時是對西方引領之現代性的討論與質疑,也是再訪與重探現代性認識外的亞洲。

今年兩廳院啟動的「Asia Connection」, 由差事劇團協助策劃東亞劇場拼圖《隱形城市—三城記》;我深信,重新認識臺灣並以劇場重繪東亞,會是開啟當代亞際連結的鑰匙之一。



導演介紹

百友秀 Tomohide MOMOSE

M.M.S.T劇團成立於日本東京,以「建立當代劇場美學」為創團宗旨。舞台創作以外,也積極發表聲音表演與影像裝置作品。目前為M.M.S.T劇團負責人及駐團導演。作品中經常辯證舞台身體的特殊地位,並透過獨特的身體感,處理從古典到現代的各類文本。曾獲福岡市文化藝術振興協會戲劇競賽最佳作品獎。

梁斅允 Hyoyun YANG

韓國慶星大學戲劇、舞蹈系雙主修畢業。釜山演劇製作所東 劇作家、導演。代表作品包含第三十一屆南韓劇場藝術節最佳作品《霣樂》、東亞劇場交流計畫《HANARO Project vol. 2’_「Drama」》、釜山城市藝術組織第53號演出《A Great Fall》。

王瑋廉

臺北市出生,南機場新和新村長大。王成章將軍之孫,父親為竹聯幫創始成員。臺灣大學戲劇研究所畢業,1999年加入臨界點劇象錄劇團,之後投入劇場編、導、演、教學、演講等具開創性質的工作。視「成為一個人」為表演技藝核心,並在文化與社會脈絡中尋索新鮮、生動的劇場語彙。近年以《論語》為己之學。現為小劇場學校、共學講堂、川堂集合、每週麻將俱樂部成員。


展演計畫主持人介紹

鍾喬,劇作家、導演、詩人,生於1956 年,台灣苗栗三義人,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差事劇團負責人。

一九八○中期,接觸了「鄉土文學論戰」與左翼思潮,深受陳映真先生影響,曾參與《夏潮》雜誌,擔任《人間》雜誌主編;九○年代後和亞洲第三世界與民眾劇場工作者接觸,成立差事劇團,推動具有民眾戲劇性質的身體行動劇場。

曾編導劇場作品,並從事劇場相關的文化論述。寫作散文、小說與報導文學。最無法忘懷的是:詩的寫作。

演職人員名單 Production Team

日本福岡組

導演:百瀨友秀 Tomohide MOMOSE(日)

演員:

金仁河 Inha KIM(韓)

車承澔 Seungho CHA(韓)

梁馨文(台)

汪冠岳(台)

韓國釜山組

導演:梁斅允 Hyoyun YANG(韓)

演員:

渡部彩萌 Ayame WATANABE(日)

曾啟芃(台)

馮文星(台)

台灣台北組

導演:王瑋廉(台)

演員:李恩珠 Eunju LEE(韓)

堀春菜 Haruna HORI(日)

陳怡彤(台)

計畫主持人:鍾喬

台灣製作團隊

行政經理:王靜溶

執行製作:張新

舞台設計:林育全

燈光設計:曾彥閔

音樂設計:李慈湄

影像紀錄:郭盈秀

舞台監督:鄒雅荃

日本製作人:古賀裕奈 Hirona KOGA

韓國製作人:康源宰 Wonjae KANG


主辦單位: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

特別感謝:差事劇團、Busan Cultural Foundation

◎節目全長約100分鐘,無中場休息

◎演後座談:每場演出後於實驗劇場進行

◎主辦單位保有節目內容異動權


歡迎填寫線上意見表憑問卷可兌換感謝禮(送完為止)

線上觀眾眾意見表